English網站地圖網站歷史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  > 文學  > 散文  > 正文

祁建國:35年的感慨

發布時間:2018/12/19 16:42:10    來源:西山煤電網    文:祁建國    圖:佚名    瀏覽次數:

  秋天的空氣是那樣清爽,令人心曠神怡、沁人心脾。時而吹過一陣略帶潮濕的秋風,仿佛能嗅到青草和果實的味道。

  剛剛從井下出來,脫去與我相依為命的礦帽、頭燈、自救器和厚厚的工作服,泡了一個熱水澡,把一身的疲勞和汗臭沖洗的無影無蹤,渾身感覺倍爽,輕松自如。

  走出職工澡堂,眼前就是一條寬廣的的馬路,橫貫整個礦區。辦公樓和任務樓相向而立,文化廣場建立在兩樓中間,鮮紅的國旗矗立在廣場中心的高桿上迎風飄逸。礦區內綠樹成蔭,草坪樹木修剪的格外規整,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,駐足觀賞。芬芳的花香味飄逸在礦區的整個角落,給人陶醉與美的享受。

  我靜靜地坐在自己的轎車里,環繞著礦區美景如畫的景色。心里猛然間意識到在有幾個月我就要退休了,就要離開養育我的礦山和崗位,從心靈深處有一種戀眷和不舍的感覺,有一絲說不出的滋味。

  思緒萬千,打開了我記憶的長河......

  1983年的隆冬,剛剛走出校園的我,就被社會招工進入“煤炭部第一工程處”,也就是當時的00444部隊,成為一名正式基建工程兵,主要任務是負責煤礦井下的巷道開拓等基本建設工程。

  19歲的我,第一次離開家鄉和父母,來到古交這個小鎮。貧瘠而荒涼,四周被群山環繞。小鎮上只有一個不大的供銷社,一個十幾平米大的餃子館。街道上一段坑坑洼洼的水泥路、一段塵土飛揚的黃土路,一條彎彎曲曲的盤山公路通往太原。只有那條汾河水,穿過小鎮,日夜流淌,奔向遠方。

  這個小鎮雖然不大,但由于是改革開發的初期,小鎮上駐扎著一處、三處、七處、三十一處等多個建設單位。地面建筑、地下煤礦建設轟轟烈烈,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,整個小鎮都充滿著希望和未來。

  我們這些年輕小伙被編入部隊上的大隊、中隊和小隊進行煤礦安全培訓,學習一個月。說是培訓,就是各處級干部、科級干部以及機電、運輸、通風、開拓等專業工程師講一些煤礦安全的初步知識和入井注意事項,講未來煤礦發展的美好前景,當然與現在的培訓簡直沒有可比性。每人一個小馬扎,坐在地上,迎著寒風,沒有學習課本,也沒有筆記本,只能靠聽來記憶一些陌生的東西。為了抵御寒風,活躍氣氛,各隊之間不時地還要拉拉歌。軍哥嘹亮,聲音響徹四周,在環繞的群山中回蕩。

  一個月的學習培訓很快結束了。一部分人分配到西曲礦,住進了單身樓,令人羨慕不已。一部分人分配到狼窩溝,一條蜿蜒曲折堆滿厚厚煤塵的泥濘土路延伸至溝底,仰視天空,只能看見的是“一線天”,居住的是十幾個一棟的鐵皮房。一部分人分配到“南坪山”,我也在其中。隨著大白板汽車在盤山路上的不斷顛簸攀升,經過一個時辰的路途,終于到達目的地。居住條件與狼窩溝一樣,不同的是山上的風格外蒼勁有力,呼呼作響,幾乎能把一個人刮到。

  連部沒有像樣的房屋建筑,兩間不大的紅磚瓦房,是這個連隊最顯眼、最豪華的房屋。周邊都是幾棟簡易的鐵皮房,一個排一棟,房子內擺放著十幾支單人床,中間是一個燒炭的火爐。帶家屬的老兵們不多,利用梯田的高低層次挖個長方形,前面壘上石頭或磚塊,上一個門,房頂用石棉瓦或風筒布覆蓋,有的依靠山體挖個土窯洞,這就是他(她)們的家。其他連隊的情況一樣,沒有澡堂,只有院子里的一個水龍頭,供生活和洗澡。山上八個連隊共用著一個簡易的食堂,距離我們的住處有五百多米,是我們唯一吃飯的地方。

  在連長的帶領下,我們三十多個“新兵蛋子”在駐地更換好工作服,戴上礦燈和自救器。心里既高興又緊張,高興的是終于成為一個礦工,緊張的是第一次下井,心里有些膽怯和害怕。

  進入井口,沿三十多度的下山、496個水泥臺階才能到大巷,在步行至少5公里才能到達工作面。當時大巷根本沒有運輸人車。就是這496個臺階給我留下終生難忘的記憶,上班時還無所謂,特別是下班時,早已精疲力竭,沒有半個小時根本上不來。可就是這個坡,我爬了3年多。如今想起來仍然記憶猶新。

  老九連是我們一處敢打勝仗的“光榮連”。為完成全處破萬米任務,我們連月月超計劃完成,連續3個月破百米。指揮部為了鼓勵我們,集體加餐、放電影,就是最高的獎賞。對于現在來講一個月100米巖巷可能不是什么大事清,可當時的設備、設施及運輸條件等特別的落后,與現在沒辦法相比較。尤其在支護方面,用的是風槍打眼,兩幫還無所謂,頂板上必須用手扶著鉆桿,從鉆頭流出的水就會順雙臂然后通過腰部一直流入兩腿,一個班下來,渾身里外都是水,夏天還好一點,到了冬天一出井口,工作服和人都變成硬邦邦的,走起路來能聽見“咯吱咯吱”的響聲。看看現在,打錨桿用的是氣動錨桿鉆機,一個班下來也不會弄濕衣服,而且還是樹脂藥卷快速錨桿,快速又安全,強度大效果好。那些年我們用的是鋼絲繩加水泥錨桿,支護效果差而且費時費力。經過三十多年的見證,我感觸頗深。

  冬天是我們最難最苦的時候。下班回來一小洗臉盆水,洗洗頭、擦擦臉就算洗澡完事。凍得渾身上下打哆嗦,十幾個人輪流熱水,每天如此。 1985年的十冬臘月,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鵝毛大雪,山路十八彎被封死了,斷水斷糧,指揮部派人給我們爬山運輸餅干和餅子之類的食物,只有上班的人才能領到這些東西。下班后融化一盆雪水洗洗臉。就是這樣的艱難困苦我們照常上班,為了實現全處破萬米的計劃任務,為了西曲礦的早日投產。我們的連長3天不出井,排長班長連班上。他們那種敢于拼搏、不怕困難的精神為我們樹立了終生難忘的榜樣。

  1986年的冬天狂風大作,刮倒了我們的鐵皮房,兄弟連隊和我們聯手重建,又一場大火燒毀了我們的家園,我們重建,所有這些災難沒有被嚇倒和退卻,而是更加堅定了戰勝困難的決心和信心。化眼淚為動力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,繼續奮戰在井下的戰場上。

  我們當時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人,體力充沛,精神旺盛,就是累的精疲力竭了,睡一覺又重新煥發了青春。打打牌、下下棋、看看書、聊聊天、喝喝酒,要么到山頭農村轉一轉,站在山頂,就能俯瞰到整個古交小鎮,看到滔滔不絕的汾河水。最為快樂高興的時刻是難得休息一天,寫好一封書信,早早起床,背上一個軍用黃書包,結伴幾個老鄉或兄弟,徒步下山到小鎮。郵寄書信,吃一碗熱氣騰騰的餃子,再看上一場電影,心里感覺特別特別的幸福。最為難過的時刻是每逢過節過年的時刻,想念自己的家鄉、想念自己的父母、想念自己的親人。只能是和兄弟們坐在一起喝喝小酒,傾訴傾訴自己的衷腸,然后蒙上被子偷偷的哭,漸漸入睡,而后醒來繼續上班。

  1986年的秋天,我們全處轉戰到東曲礦開始礦井建設,我們九連到了長峪溝,進行回風井巷道的施工。一直到1991年建礦投產,我們也進行了“兵”改“工”,留在了東曲礦,成為一名正式的煤礦工人。在這五年的時間里,工作和生活條件發生了較大的改變;有了澡堂、有了幼兒園、有了通勤車、有了磚瓦房、井下有了運輸電瓶車、斜井有了提升人車,進溝的路雖然彎曲不平,但總比爬山好的多。

  從90年代到今天,在多年的礦井建設中,東曲人秉承了人民解放軍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,鑄就了“艱苦創業、敢打硬仗、爭創一流、開拓創新”的一處精神,成為東曲文化的寶貴財富。我見證了東曲礦的發展和變化。雖經一波三折,但愈挫彌堅,在不斷的進取和探索中,形成了“自強、勤儉、創新、高效”的東曲精神。

  美麗的礦區,舒適的工人村,環境優美;高聳的煤倉,現代化的洗煤廠;四通八達的馬路、太古高速路通往全國各地;汾河治理變成了水上公園,小鎮高樓大廈林立,現在已經成為古交市,山清水秀,繁花似錦的城市。

  在看看井下的現代化裝備:采煤用的是最先進的液壓支架、運輸用的是皮帶機、巷道掘進用的是掘進機、支護用的是樹脂快速藥卷錨桿、監測監控系統、瓦斯管理系統、人員定位系統、通訊系統、井下救生艙等等。既安全可靠,又省時省力。我深深體會到“科學發展就是第一生產力”的含義。

  是啊!改革開放40年間,我們心中有無限感慨,我不僅見證了40年改革開放的變化,也見證了東曲礦一路上風雨兼程、不畏艱辛、砥礪前行的發展。

  如今,我就要退休了,回想往事絕不后悔,從一個普普通通的職工成為煤礦技師;從一個只有一張單身床到舒適的高樓;從一輛自行車到現在的家庭轎車;從一個月只有幾百元的工資到現在的大幾千元上萬元;還有“五險一金”作保障。這些都離不開黨的領導和好政策,我們要珍惜擁有的一切。

  窗外灑水車一陣鳴笛聲猛然間把我從回憶中驚醒,打斷了我記憶的長河,意識到該回家了。

相關閱讀  »
国产av在在免费线观看,free性欧美婬妇,Free Chinese Gay XXX,vyouijzzz mobile free,日本一级特黄大片免色